无人机成为中东军事博弈新热点

  中东地区长期处于动荡之中,复杂的区域安全环境,使得中东各国十分重视武器装备发展。无人机凭借低成本、使用灵活、易操作等诸多优点,受到域内国家和相关武装组织高度关注,中东地区也成为全球使用无人机最多的区域之一。

  中东地区各国在领土、民族、宗教等问题上存在诸多矛盾,一直战乱不断。频繁的军事活动导致各方对无人机的需求不断攀升。

  以色列、伊朗和土耳其是中东地区传统军事强国,其无人机技术处于地区领先地位。以色列是最早研制无人机的国家之一,目前已研发了170余种无人机,谱系齐全。如今,无人机已成为以色列应对周边安全问题的有效工具。伊朗虽长期处于美国封锁和制裁之下,但仍实现了无人机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相关型号涵盖远、中、近程,涉及侦察、打击、电子战等多种用途。2021年,伊朗陆军签订了采购1000架“见证者”-129重型察打一体无人机的合同,并计划到2025年至少采购50架“雷电”隐身无人攻击机。土耳其于2004年开始实施“国产无人机系统研制计划”,先后研发出“旗手”TB-2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安卡”-S重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卡古”-2式无人机等拳头产品。由于相关无人机在2020年的纳卡冲突中表现突出,仅2021年就有突尼斯、摩洛哥、波兰等12个国家加入到采购土耳其军用无人机的行列,还有多个国家正在进行引进谈判。

  鉴于无人机具有造价低、使用和维护简单等优势,中东“不差钱”的产油国也在大量进口无人机,使中东成为全球无人机进口国最集中的地区。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统计,阿联酋、沙特、埃及等均为制式无人机的前十大进口国,卡塔尔、约旦、叙利亚和伊拉克也位列前二十。

  也门胡塞武装、黎巴嫩真主党等武装组织也装备了大量制式无人机。也门胡塞武装在“阿巴比”-2基础上改装出“前锋”-1和“前锋”-2K两款式无人机,可携带约30千克战斗部攻击目标。2022年2月,黎巴嫩真主党公开表示,已经自行生产无人机和精确制导导弹。

  此外,美俄两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也使该区域的无人机力量猛增。2021年9月9日,美海军中央司令部宣布,美第五舰队组建了大量装备无人机和其他无人系统的“第59特遣部队”,以加大对伊朗等对手的威慑。

  通过打击关键目标达成战略效果,是无人机在作战中的重要运用方式。这一点在中东战场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实施“斩首”行动,进行定点清除。“9·11”事件之后,美国就将无人机用于中东地区的“反恐行动”,多次成功清除“基地”组织头目。2019年1月10日,胡塞武装使用1架“前锋”-2K无人机,袭击了也门政府军在拉赫季省安德军事基地举行的阅兵式,造成包括3名政府军少将以上军官在内的数十人死伤。2020年1月3日,美国MQ-9“死神”无人机发射导弹,对伊朗伊斯兰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实施“斩首”攻击。

  袭击高价值经济目标,实施消耗战。胡塞武装充分利用无人机低成本、飞行高度低、隐蔽性突出、机动性强的特点,多次袭击沙特、阿联酋等国的炼油厂、航空港等重要经济目标。2021年12月,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称,胡塞武装在过去7年对沙特进行了超过850架次的无人机袭击。2019年9月14日,胡塞武装使用无人机袭击了沙特阿美公司位于布盖格炼油厂与胡赖斯油田的重要设施并引发火灾,致使两处石油设施瘫痪,沙特原油日产量锐减。

  体系作战,担纲主力。2020年2月27日至3月5日的“春天之盾”军事行动中,土耳其军队在E-737预警机和F-16战斗机的支持和掩护下,先后出动数百架次无人机,越境对叙利亚政府军地面目标实施大规模、高强度打击。其中,“旗手”TB-2无人机担任越境攻击主力,“安卡”-S无人机引导炮兵实施远程火力打击,充分发挥了体系作战的优势。在袭击沙特阿美公司的行动中,胡塞武装利用长航时无人机对沙特境内的炼油厂和油田目标进行了多次侦察,针对袭击目标精心规划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航路;袭击过程中,18架无人机从多个方向对目标实施协同打击;袭击完成后,具备侦察能力的无人机还进行了目标毁伤评估。这两次行动,充分体现了无人机作战成本低、防御难的非对称效果。

  随着性能向更高、更快、更隐身、更智能等方向发展,无人机在未来战场的运用范围和场景将更加丰富。在中东地区持续动荡的情况下,围绕无人机的博弈将呈现装备扩散、能力提升、运用常态化等特点,对地区局势也将产生重要影响。

  无人机发展更受重视。美国出于对以色列安全的考虑,一直拒绝向沙特等国家出口高技术武装无人机。2013年,阿联酋从美国购买了一批MQ-1“捕食者”无人机和相关地面系统,但美国进行了专门的改装,使之无法携带武器系统。随着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的缓和,美国是否会改变其军售立场有待观察。与此同时,以无人机为主体的联合演习也在中东地区频频登场。2021年1月5日至6日,伊朗举行首次大规模无人机军事演习,联合演练了远程奔袭、蜂群攻击等课目,参演无人机达数百架。美海军中央司令部今年初举行的“国际海上演习2022”中,来自10个国家的80多型无人机以及水面、水下无人系统,开展了14个场景的联合演练,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无人系统演习。

  反无人机作战地位更加突出。针对不断增加的无人机空袭威胁,中东相关各方将反无人机作战摆到了更加突出的位置。防部2019年9月曾表示,叙利亚境内残余时常企图使用无人机向赫迈米姆空军基地发动袭击,该基地两年内使用防空火力和电子战手段共击落118架来犯无人机,而俄军人员和设施未遭受损失。2019年9月,伊朗方面曾集中展示了多年来击落和捕获的美国无人机,包括“捕食者”“全球鹰”等,彰显了自身的反无人机能力。而战略纵深狭窄的以色列自主研发的“铁穹”系统,则实现了对国土的全覆盖,可以有效应对无人机和火箭弹这类非弹道武器的袭击。

  由于技术门槛较低,无人机也成为胡塞武装等武装团体以及极端组织发动袭击的重要选项。近年来,胡塞武装相继研发出了“瓦伊德”“希哈布”“萨马德”等多款无人机。此外,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早在2013年就拥有使用无人机开展侦察和袭击的能力,而“基地”组织也一直在寻求掌握击落、干扰或远程捕获美国无人机的方法。如果恐怖组织在无人机和反无人机领域取得较大进展,对地区安全局势将形成新的冲击。